•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陪审风采

人民陪审员:不握法槌,只握法律准绳

时间:2016-1-29 21:54:43   作者:   来源:都市时报   阅读:281   评论:0
内容摘要:  人民陪审员胸章 本版图片除署名外 ■ 都市时报记者 文若愚  陈建云获得多次陪审员荣誉。到今年,她已在法院工作了10年  今天的法庭上,经常可见人民陪审员的身影 CFP 图  ■都市时报记者黄世杨  陈建云还记得自己当人民陪审员以来,陪审的第一起案件。受审的是个抢劫嫌疑犯,就...
人民陪审员:不握法槌,只握法律准绳
  人民陪审员胸章 本版图片除署名外 ■ 都市时报记者 文若愚
人民陪审员:不握法槌,只握法律准绳

  陈建云获得多次陪审员荣誉。到今年,她已在法院工作了10年


人民陪审员:不握法槌,只握法律准绳
  今天的法庭上,经常可见人民陪审员的身影 CFP 图


  ■ 都市时报记者 黄世杨

  陈建云还记得自己当人民陪审员以来,陪审的第一起案件。受审的是个抢劫嫌疑犯,就坐在离审判席不到4米的地方,这令她大为紧张——“整个庭审,都不敢正视他,不敢和他有眼神交接。大脑里是一片空白。”

  这位审判者的胆怯,并非畏惧嫌疑犯本身。“陪审员”这个陌生身份,有太多她尚未了解的东西,她的胆怯很大一部分也来自这种未知。

  而今天,这种胆怯早已不复存在,走过了十年陪审员的职业道路,她和许多同行一样,坚定而自信。

  陪审日记:从普通职工到法律工作者

  “我以为陪审员是一种志愿者,做这样的志愿工作既不影响照顾家庭,又是喜欢的工作,何不尝试一下?”

  

  陪审员圈子内,把陪审员分为“坐班”或“不坐班”。坐班的叫专职陪审员,不坐班的陪审员叫兼职陪审员,但二者在业务上并没有多大差别。

  陈建云,五华区人民法院民一庭的坐班陪审员。她所在的法庭有6个陪审员,有3个是坐班的。其中一个坐班陪审员是西山区的一名退休庭长,“他的经验非常丰富,退休后又重新回来做陪审员,还有一个陪审员是下岗工人,以前是粮食局的。”她说,更多基层的陪审员来自不同的行业,之前与法院没有交集。

  陈建云自己的从业经历丰富。她曾经在国有企业就职,又在广告公司工作,辞职后又先后在过两家单位,后来又到了昆明市房管局下的一家拆迁公司。工作岗位更换如此频繁,她说,主要是因为家庭因素,“要照顾年迈多病的父母和年幼的孩子”。

  选择做一名法院陪审员,陈建云说,主要考虑的还是以家庭为主。当然,和她自己的学习经历有关系。

  2005年,陈建云从法律专业毕业。一天她在看报纸时,发现了法院招陪审员的信息。于是她和丈夫商议,觉得这个岗位很适合自己,也能有更多的时间来照顾家庭。她决定去尝试一下。

  这一年,也正是国家实施推行、完善人民陪审员制度的第一个年头。云南也在全省范围内推行陪审员制度,法院公开招聘陪审员。一部分人通过单位推荐去做陪审员,一部分人自荐去做陪审员。陈建云属于后者。

  虽然有法律知识,但陈建云其实不太了解中国的法院陪审员是干什么的。“刚开始,我以为陪审员是一种志愿者,做这样的志愿工作既不影响照顾家庭,又是喜欢的工作,何不尝试一下?”陈建云起初想到的也是“临时做做这个工作”,但没想到,这一做就是十年。

  2005年云南推行陪审员制,每届五年。陪审员由法院选送,地方人大任命。陈建云如愿以偿地成了陪审员,但对能做陪审员的人,政审要求也是非常严格。“学历要求大专、个人及家庭成员不能有犯罪记录,甚至还到我丈夫所在的单位进行我个人的资料调查。”她回忆。

  顺利通过资格考察之后。是对新晋陪审员的短暂培训,为期一周。在昆明市辖区内,陪审员由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组织培训考试。

  培训于2005年3月结束。5月8日,陈建云被通知到五华区人民法院上班。

  第一天去到法院,法院领导把她安排到了刑二庭。“刑庭的领导说我刚来,就让我到几个法官的办公室打扫一下卫生,也算是认识一下他们。他(刑庭领导)给我做了介绍。”

  这算是陈建云第一次与法官接触。她记得,当时整个刑庭只有4名法官,2名书记员。有了陪审员的补充,没过多久,刑庭的一名法官又被调走一个。

  2005年5月9日,她被通知参加庭审。“当时我很紧张,跟领导说能不能让别

  的陪审员先去,我先了解一下开庭。”她说,之前从未进过法庭,只是在电视上看到过法官审案的镜头,对于陪审员需要在法庭上做什么,更是毫无概念。但是,“领导说,让我上庭坐着就行。”

  没有办法,陈建云硬着头皮上了法庭。安排她上庭的刑庭领导则坐在下面,旁听庭审。

  陈建云以审判者的身份坐上审判席,陪审的第一个案件是一件抢劫案。面对近在咫尺的犯罪嫌疑人,“整个庭审,都不敢正视他(抢劫犯),不敢和他有眼神交接。当时太紧张了,也不知道说什么,大脑里是一片空白。”

  她的陪审日记也从此开始。

  陪审,是陪着法官审案还是独立思考?

  “刚开始,自己的法律水平有限,不敢提问。后来慢慢学会和法官进行交流、沟通,一些法官也愿意和你交换意见。”    

  

  经历了多次开庭、审案,陈建云开始了解一起刑事案件的诉讼程序。上庭之前,她开始学会看卷宗,庭审时记录公诉机关所宣读的起诉意见。每次开庭,她都会做庭审笔记。庭审之后总结时,还尝试着独立地提出自己的合议意见。

  10年时间,她的庭审经历逐渐丰富起来。经手了2000多起案子,其中有少年人犯罪案件、两抢(抢夺、抢劫)案、盗窃案、上级法院指定审理的一些职务犯罪案件、还有不少民事纠纷案件。

  作为一名陪审员,庭前一定要认真审理卷宗。因为刑事案件诉讼中,公诉机关多是套用格式,起诉书难免会出错,包括被告人的年龄、身份证号码等很细小的问题都得核对。另外,起诉书上的法条、起诉的罪名、适用情节都要进行查阅,看是否相匹配;还得查阅法条,看如何定罪量刑,这些都是事先要做的。

  她记得,有时候到了庭审尾声,审判长还会问她“还有什么提问吗”,此时,她说自己变得不紧张了,觉得法官对陪审员很重视。慢慢地,她的观念也在转变,“上法庭并不是为了找一份工作或是为了一点钱,有时,会沉浸在荣誉感之中”。

  但是,如何在庭审时学会提问?这是每一个初入陪审员职位者都需要做的。

  “刚开始,自己的法律水平有限,提出问题后,法官都会给我们作出解释。这样搞多了,会觉得自己水平差,不敢提问。后来,慢慢学会和法官进行交流、沟通,一些法官也愿意和你交换意见。”陈建云认为,这得根据每个法官的性格和审判风格来定。她坦承,“其实有的法官并不愿意和你(陪审员)交流。有时法官以个人意见为中心(判决),也不可能反驳,因为都是根据法条来进行的,案件就应该那样判决。尤其现在量刑标准化(法院统一量刑标准)。”

  作为陪审员“同行”,西南林业大学文学院教师张强也有着各种各样的陪审见闻。在他看来,案件审理过程中,难免会出现由主审法官一人主导案件判决的情况。他认为,这主要是受法院对法官审理案件考核的影响——法官如果有很多上诉案、错案,都将影响到他个人的考核,这时他们不得不以个人观点为主。而对一些刑事案件,审判后的合议意见,则显得非常重要。

  合议庭制度,是在审判后对一件案子该如何评判的一种意见交流制度。它是为了保证判决的公正、准确性而设置的。从国内现行合议庭审判制度来看,由主审法官和人民陪审员组成的合议庭审判的案件,法官和陪审员有平等的地位发表审判意见。而合议庭的审判意见,也是由少数服从多数的意见来决定的。

  陪审员:法院工作中重要的一环

  “法官的劳动强度是非常大的。组成合议庭的陪审员能分担他们大量的工作。”

  

  法院的岗位也在不断变换,陈建云觉得陪审员的工作越来越繁忙。在刑庭工作3年后,她被调到法院立案庭。

  对她而言,一个新的岗位意味着新的挑战。她先是在办公室协助一名副庭长做评估拍卖、鉴定、外地法律文书委托送达,“每天的工作更繁重。”后来,他们经手的评估拍卖、鉴定工作被移交到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,陈建云就要负责法院立案工作了。

  对于立案业务,开始时,陈建云的理解是这块业务“非常重要,它是法院的一个门槛,是一个案件进入诉讼环节的把关口,应该由有丰富经验的人来做”。但最后她还是被调换了,她的办公地从二楼换到了一楼,专门负责审查立案。

  “立案有380多个理由,需要你从头到尾地背下每一个立案理由。”她说,“但背下来后,还不能机械地去用,因为很多案件的类别也是相互交叉,还得准确地确定它属于哪一类法律案由。如果立案时分类错误,被批评是免不了的。”陈建云笑称。

  在立案窗口,陈建云一干就是三年。经过各种磨练,她熟知了各种案件的分类,对立案的程序也能熟稔于心。

  她也经历过各种麻烦。曾有一名男子因拿不出10元钱立案费,与立案庭的工作人员吵了起来。“吵闹的时候,他一直没有告诉我们是为什么,后来才知道,他是拿不出10元的立案费。”陈建云说,当时大家都没想到这一点——怎么可能有人连10元钱都拿不出来?

  后来,陈建云和法院的领导找到了这名男子的家庭住址。一进此人的家,他们最先看到的是一个裸着身子的孩子。孩子正在地上爬,腰上拴着一根布绳,另一端系在床头。这个家屋子很小,陈设很是简陋。后来他们得知,男子曾是昆明一家医院的专职司机,后被解雇,一家子人失去了所有生活来源。男子失去工作之前,他的妻子曾以捡拾废品来补贴家庭的开支;因为丈夫失去工作,生活艰辛,妻子也弃家而去。因此,这名司机到法院状告医院违法解除劳动关系。

  这些事情,陈建云认为,都是一个陪审员在工作中应该去关注的。也因此事,“五华区法院自那时起,取消了管辖范围内所有劳动纠纷案的立案费用。”

  除此之外,一个陪审员还需要做好调

  解工作。“调解工作其实更需要陪审员发挥个人的能力,化解当事人双方之间的一些矛盾纠纷。”她认为,陪审员的工作正因这些要求,变得越来越繁忙,也越来越重要。

  陪审员在当下法院的运转过程中,确实重要。张强认为,现实中法院法官的编制很少,如在昆明城区工作的法官,一年要审三四百件民事案件、一两百件刑事案件,法官的劳动强度是非常大的。有的基层法官每天都在开庭,而开庭之前有很多程序,如送达、证据交换等,均需法官来做,有些还需涉及诉前的一些保全,诉后还要写判决书及保证文书送达,这些都是法官要做的,工作量非常大。“所以,这种情况下,组成合议庭的陪审员能分担他们大量的工作。”

  高付出、低收入,如何坚持下去?

  坚持了十年的陈建云说,最大的动力还是家庭的支持,和自己对这份工作的喜爱。或者,还有因这份工作获得的荣誉。

  

  回顾十年的从业经历,陈建云认为,陪审员正以一种新的存在被认识。

  “前五年,法官办案力量太少,可以说是青黄不接。正是陪审员的参与,充实了法院办案的力量。”她说,正是这种情况下,自己幸运入职了喜欢的行业。

  十年来,作为一名人民陪审员,她得到了全方位的磨练和成长。人民陪审员们和法院的法官一同培训。还曾去过北大培训,“这开拓了我们陪审员的视野”。

  无论是从法律专业,还是其它生活常识方面来看,陈建云的感受是,法官在审判案件和陪审员在陪审案件时,视角也存在很大差别。有时候法官可能更偏重法律专业的认知度,而陪审员可能看到的是一些生活伦理、人情的一面。而这二者,她认为对于一个案件的审判而言都是很好的考量,二者更多的时候需要互补。

  近年来,陈建云也曾受法律各界邀请去讲课。甚至给她的老师都做过培训。她回忆,“2013年我去给他们(陪审员)讲课,当时我去得很早,我们陪审办的主任也一同前去。”

  在讲课现场,每个陪审员前面都有一块姓名牌子。她发现,其中一块牌子上写的名字,和她的一个老师同名。

  下午开始授课时,她开始留意这个人。讲完课,突然有一个人跑过来,“陈老师,你还记得我吗?”陈建云回忆,当时自己很惊讶——那人正是她之前的老师!师生位置互换,她觉得“像个笑话”。而那时一起来听她讲课的,除了她的老师外,还有老师带的四个博士生。

  最后,陈建云的课得到了老师的认可。两人相互留了电话,老师也邀请她到学校,给他的学生们讲课。

  而就在上周,云南法学会也邀请陈建云去参加一个讲座,来听课的有来自高等院校法学专业的教授,有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法官,以及法律从业者等。陈建云作的讲课内容是“如何做好一名陪审员”,包括在法庭上如何提问、庭下如何做好调解,以及陪审员如何全面参与到案件的诉讼当中。当然,从陪审员的角度,她保持着与法官不同的认识。

  张强觉得,尽管近年来陪审员地位提高,得到成长,在案件审判中的作用显现,但从整个参与面上来说,还是显得不够。“尤其审后的评议更应参与进去,不能过多依赖于主审法官。”

  而实际上,陪审员在待遇上并未得到公平对待。从2005年起,和陈建云一样,很多陪审员一个月拿425元,一直到2009年。现在,他们每天的出庭补贴是50元。在繁忙的庭审中,陈建云多的时候可能一天要出席4次庭审,最多时拿到过2000多元的补贴。

  陪审员是中国司法力量中的一支庞大队伍。作为其中一员,她每天孜孜不倦地付出,获得过“五华区法院优秀陪审员”、“云南省优秀陪审员”等荣誉;但她也面临生活的质疑:在一份高劳动、高付出、低收入的工作中,如何坚持下去?

  坚持了十年的陈建云说,最大的动力还是家庭的支持,和自己对这份工作的喜爱。或者,还有因这份工作获得的荣誉。当然,她并不在乎别人怎么看,“陪审员更需要体会这份职业的社会责任感。”

  从2005年起,和陈建云一样,很多陪审员一个月拿425元,一直到2009年。现在,他们每天的出庭补贴是50元。


标签:人民陪审员 法槌 法律 准绳 
相关评论
陪审员QQ交流群:530353461    客服QQ:2216422431    管理员QQ:1097979598 皖ICP备12009865号-9